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设计 >> 品牌 >> 柳冠中: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在第26届IOD国际设计大会现场的演讲
  • 名称: 柳冠中: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吗?——在第26届IOD国际设计大会现场的演讲

柳冠中,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业设计协会荣誉副会长兼专家工作委员会主任和学术委员会主任,被誉为“中国工业设计之父”;曾作为主要设计者,完成毛主席纪念堂灯具设计并主持工艺、技术实施;其“节点”设计获西德国家专利局实用新型专利并获得轻工业部首届工业设计一等奖;筹建了国内第一个工业设计系,获得国家教育名师称号。

 

创立了“方式设计说”、“事理学”理论、“设计文化”学说、“共生美学”、“设计学”、“系统设计思维方法”等理论,被世界先进国家理论界承认及引用,并成为中国设计学科的学术带头人;曾被“世界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会”名古屋年会邀请发言,是中国设计师登上世界设计最高讲坛的第一人,被“世界工业设计协会联合会”评为“世界设计名人”之一。

 

“我们要思考,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要将欲望和可持续发展相结合,
才是我们设计的点,而不是仅仅变着花样做产品,吸引消费者花钱。
这只是技术的标准,是商业的促销,而不是设计。”

 

设计是什么

中国有一句谚语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要反问一下?眼见真的为实吗?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那么太阳就是围着地球转吗?不是的,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东西往往不一定是真实的。作为设计师,我们应该要看到生活背后的东西,才能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也就是要看到现象背后的东西,这就是设计师的责任。我们设计师要做的不仅仅是产品本身,而且要以产品作为载体来为人服务、为当代社会发展服务。对于社会的变革,我们作为设计师能够做些什么呢?这就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我在1985年就说过,设计是一种创造行为,创造什么呢?我认为是创造一种合理的生存方式。当时我提出这个看法,很多人都觉得太抽象了,他们认为设计就是做造型,就是把技术变成一个产品,解决功能的问题。但如果我们中国要走这一条路,可能和西方一样还要走50年。因此,我们必须要通过设计来抓住事物的本质,才能少走弯路。

 

设计产生于人类的发展和进化过程,其起源远远早于科学和艺术,可以说是人类不被毁灭的智慧。我在1987年画了这么一张图来解读人类的社会系统。我们做设计,不能仅仅想着制造。产品可以解决制造问题,但不能仅仅为了商业、为了挣钱,最重要的是要解决流通,否则一件产品可以叫产品,叫商品和用品,也可以叫废品。从经济学(供需)和社会学(人文)融合的角度解读,“工业设计”是在逻辑层面对“人类物欲”与“可持续社会发展”原则的综合。“工业设计”是工业时代一切设计活动的观念、机制、方法和评价思路。

 

因此,设计实际上是将理性的逻辑关系和人类未来的理想以及人类的可持续发展相结合。举个例子,我的一个同事去年从北京到广州出差,下了飞机后发现自己忘了带手机,结果就是什么事情都干不了,只能买一张飞机票打道回府。难道这就是技术的目的吗?我们要思考,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要将欲望和可持续发展相结合,才是我们设计的重点,而不是仅仅变着花样做产品,吸引消费者花钱。这只是技术的标准,是商业的促销,而不是设计。


“当代社会的‘审美’取向严重偏移,以多为美、以大为美、以奢为美,

感官刺激的时空符号取代了启迪精神家园的艺术。”

 
生态问题—
价值观问题

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一点可能值得我们骄傲,但事实上我们的问题很严重。我国虽然地大物博、资源富饶,但人均占有资源在世界范围内是相对偏低的。据国家能源部统计显示,我国的能源消耗实在太高,例如:中国生产1美元国内生产总值的能源消耗是日本的11.5倍,是法国和德国的7.7倍,是美国的4倍以上,这些数字很触目惊心。这些事实表明,我国的能源利用率相对偏低,资源浪费很严重。

 

当代社会的“审美”取向严重偏移,以多为美、以大为美、以奢为美,感官刺激的时空符号取代了启迪精神家园的艺术。几年前,Gucci在清华美院举办了一场秋冬时装发布会,场所装修用时一周、耗资800万,而发布会本身仅用时20分钟,并且据消息灵通人士称,发布会次日服装售卖额高达2000万!然而,奢华的装修在清华美院只存留了不到12小时!这是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遗弃的典型。归其原因,是我们的价值观的问题。所以我们必须要转变,而我们现在提出的结构转型并不仅仅是创造更多的新产品、创造更多的消费,而是要建立起正确的设计观念与评价体系。

 

何谓正确的设计观念与评价体系?说简单一点就是要培养正确的“品位”。品位的“品”字为什么有三个口?其实这是中国文化的精神体现。第一个口,是饿极了的狼吞虎咽;第二口是炫耀地位、科技,追求享受,是暴发户的显摆,这两个口都是没有品位的。如今我们有很多品牌只做“牌”,不做“品”。而真正的“品”是中国的文化精神,也就是第三个口,要节制、适可而止、品鉴生存、可持续。世界上还有10%的人生活在饥饿线之下,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必须留有余地,要节制。

 

除了“品”,我还要说一个中国的词——“欲望”。欲和望,这两个字是相辅相成的,“欲”有显示、占有和炫耀的意思,而“望”则是人类的思想,我们期望公平和分享。所以“欲望”这两个字代表了一种矛盾的整合。人要节制,但是我们这个社会并不节制,大家都在追求所谓的富裕,所谓的占有,占有着资源和土地。

 

咱们都说智慧城市,中国的文化精神告诉我们,“智”是聪明、机灵和创意,是每个人都有的,而“慧”则体现在人类的节制、反思和定力。“智慧”这两个字正代表了我们设计所要追求的东西,也就是在利用聪明和机灵来做创意的同时,要有所节制、有所反思,不要搞一些小花招去挣钱。

 

我们看看这个“听/聽”字,中国人在创造这个字的时候就知道,听不是靠耳朵的,耳朵只是一个偏旁,在听的时候有十个眼睛盯着你,所以你要用你的良知去听,并不是听到声音而已,而是要听他到底在主张什么,最后反馈到心里。这个字简化之后我觉得更好了,干脆听完了用你的嘴巴讲,听完了还要拿出自己的主张,那才能真正叫听了、学习了。


“我们必须从产品想到产业,我们要引导老百姓,满足他们的需求,
并且努力培养人们去拥有一双寻找适合自己生活的东西的‘眼睛’,有节制、理性地消费,
在理智地挑选适合自己生活的东西的过程中,体味生活过程的丰富性和充实感。”

 

设计的意义

所以我们的设计要转变视角。要从设计一个“物”,转到设计做一件“事情”,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精神,并不是说穿一个红颜色的衣服或者汉服、弄一个道家图案,就叫中国传统文化,这些都只是表面的东西,举个例子,中国传统的四合院所代表的是当时的生产力、当时的社会阶层以及当时的中国老少三代、四代甚至是五代同堂的大家庭,但是如今社会基本上都是三到五口的核心家庭,还有多少人住四合院?说得难听一点,一个老爷有三房四妾,一个大家庭住着四合院,这并不是我们的传统精神。四合院只是一个传统的符号,这样的传统我们不可能继承,更不可能恢复,只能是对文化遗产的保护。而我们真正要继承的是中国的精神,所以我们说,设计要解决一个价值观的问题。“事”与“物”构成了“人类生活方式”的全部可见部分,加上不可见的观念、意义、价值等精神层面的东西,就构成了“设计的全部意义”。

 

做事是我们的目的,因此做事之前必须要先评价这个事是否有必要。“创造人类未来的生存方式”的出路绝不仅在于发明新技术、新工具,也绝不是沉溺于所谓“传统”文化,闭门玩赏、悟道修养,这只能成为世界文明的“农家乐”或“博物馆”!而在于善用新技术带来人类视野和能力的维度扩延,以改变我们观察世界的方式,开发我们的理想,提出新的观念、新理论,走中国自己的发展之路。

 

还要强调,我们必须从产品想到产业,我们要引导老百姓,满足他们的需求,并且努力培养人们去拥有一双寻找适合自己生活的东西的“眼睛”,有节制、理性地消费,在理智地挑选适合自己生活的东西的过程中,体味生活过程的丰富性和充实感。“时间”终会将产品表面的修饰逐渐褪去,在无多余形式添加的质朴“生活方式”里,更能让人们在花花世界里的舟车劳顿之后,审视内心。人们试图利用某些产品的商标来给自己贴上标签,但当我们足够“自信”的时候,再也不需利用“品牌”来提升自己所谓的身份。


 “传统不是单纯地指某些具体的物或产品,传统不是继承而来的,
而是要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往前走,不断地解决问题。‘传统’是创造出来的!”

 

“传统”是创造出来的

我们经常说,艺术和科学是分别由左、右脑控制的,有不同的功能和形式。我是在德国学习的工业设计形式,我特别反对讲功能和形式。形式追随功能,形式表达功能,这是错的。人类左脑司“逻辑思维”,右脑司“形象思维”,但是人脑中间有一个钢板吗?难道人类在思考时,“逻辑”或“形象”会“有先有后”?没有的,我们都是综合思维,具备“抽象思维”的能力,才是人类与动物最大的区别!也是“举一反三”、“风马牛效应”的创新基础。如果将人的逻辑和形象思维分化了,那么就会造成很多误会,这在教育上来说是一个误区。

所以我们要学会抽象思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举个例子,如果现在让在座的设计师们设计一个杯子,那么无论怎么创新,杯子还是杯子,无非是尺寸、样式、科技的不同,但是,没有杯子人会渴死吗?所以说杯子不是目的。1999年我出席了当时的日本大阪亚太国际设计会议,当时有人大谈21世纪的洗衣机怎么高技术、怎么设计,然后主持人问我,中国的洗衣机在21世纪会是怎么样的?我是这么回答的:“中国21世纪淘汰洗衣机,你们日本人爱干净,但是洗衣机的利用率只有不到10%,你们设计了那么多的洗衣机,花了那么多的能源和资源,污染淡水,然而90%以上都是闲置的,这是设计吗?这是挣钱,不是设计。”所以我们要真正学会综合,抽象出本质,也就是人们的需求,而不是产品本身。

我们中国有一句话:万变不离其宗,以不变应万变。这不是保守,而是本质从来不变。“衣食住行用交流”——在一万年前有,一万年以后仍然还有。“生存目的”是人类永恒的需求,但其方式却是不断变化发展的。设计并不是为了房子、车子、票子,而是要解决人类不断发展的衣、食、住、行、用和交流的需求,这才是真正的创新。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对待传统呢?传统不是单纯地指某些具体的物或产品,传统不是继承而来的,而是要不断地创新,不断地往前走,不断地解决问题。“传统”是创造出来的!


“我们要跟上发展的步伐,就必须要跳出名词思考的限制,用动词去思考,例如关于汽车,
我们要从‘设计车’的名词思考,转向‘解决中国人的交通问题’的动词思考。
有了这样的思考,我们中国才有可能跨越性地发展。”

 

名词思考还是动词思考?

我们常常用名词去思考问题,例如设计一辆新汽车、一台新电脑,而名词永远是过去式的。限定“名词”的是“形容词”,名词前面加上一些形容词,大的、矮的、高技术的、低技术的……这些都只能表达它的形状、体量、色泽等外部特征,不能改变“物”的本质,再怎么变,也变不出新东西来,因此不利于想象“新”物种。中国正处于发展时期,我们要跟上发展的步伐,就必须要跳出名词思考的限制,用动词去思考,例如关于汽车,我们要从“设计车”的名词思考,转向“解决中国人的交通问题”的动词思考。有了这样的思考,我们中国才有可能跨越性地发展,不能一直停留在车子本身,否则我们永远是落后者。

 

一说到动词,可能有人会马上想到是主动,还是被动?会联想到用途,所以我要补充一句,在设计里最好不要用“消费者”这种说法,这是商业的语言。我们要讲用户、讲使用者,考虑他们在什么时候用、什么地方用、什么条件用,那么设计就展开了。换句话说,“动词”必须有“主语”和限定“行为”的“状语”——时间、地点、条件等,“动词”思考会引导我们研究使用者、使用的环境(场域)、时间(历史背景)以及动作与行为的“原因”,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系统。这样,就会“实事求是”地“发现”新问题,创造“新概念”,开发“新”物种——“创造”。


“设计的本质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分享,能够批量地、合格地、公平地享用商品。”

 

设计之“本”

设计之“本”是什么?是我们必须用良知思考。我们习惯用“眼”,把注意力放在人类自身的过去和现在已有的痕迹表面——“物”的占有上。人类过去和现代的成就的确辉煌无比,但如果用“脑”和“心”去思考和反省一下就会发现,埃及金字塔、罗马输水道、阿房宫、哥特式教堂、无锡“梵宫”的奇迹伴随的是残酷的宗教和帝王统治观念和制度……这些我们都把它们当成经典,但它们真的是经典吗?不是的,那只是人类经典当中的一部分,只是王公贵族所占有的财富,而真正属于老百姓的、属于大众的东西几乎没有。我们做设计应该要考虑解决大多数人的问题,而不是简简单单地把这些经典当作范本,当作我们的理想。

 

大家都知道冰山那么美,但是我们所看到的只是水平面之上的那部分而已。电影《泰坦尼克号》中有一幕,船员跟船长说前面有一个冰山,船长说还远着呢,结果撞上了。而我们所看到的商场上的产品,就像是水平面上的冰山,然而底下是什么,才是我们设计师要思考的问题。因为看不到的东西正正决定了我们今后能不能继续做出新的东西,使我们人类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们真的是要实现的“梦”是什么?习主席讲的是“中华民族复兴之梦”,而不是13亿人的“发财梦”!13亿人的“发财梦”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我们不应该思考如何去抢占别人的资源,而是要思考如何解决自己的问题,不是靠产品,而是要靠服务。

 

分享和服务是我们做设计的宗旨,是设计的最高形式,是设计的必经之路。所以我们说,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一定为实,我们必须要用“脑”和“良知”,去反思我们未来的设计。

 

工业革命开创了一个新时代,工业设计正是这个大生产时代的生产关系的革命。工业革命所带来的最大优势是大批量地提供产品,它的本意是为大多数人提供必需品,这是“工业设计”的客观本质——“创造人类公平地生存”。然而商业改变了这一点,如今,商品的生产更多地是为了挣钱,创新也是为了占有跟别人不一样的商机。这个“功利化”的工业化经济存在迅速地被大众市场所拥抱,从而孕育了人类“新”的价值观——为销售、利润、资源而生产,“工业设计”的客观本质被商业一枝独秀地异化了!

 

这不是设计的本质。设计的本质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分享,能够批量地、合格地、公平地享用商品。如今环境污染、人口膨胀、资源匮乏、贫富分化、霸权横行等等现象越演越烈,这不是我们追求的理想的、和谐的社会。我们想人类毕竟不仅有肉体奢求,人类还有大脑和良心。“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使我们意识到人类不能无休止地掠夺我们子孙生存的资源和空间。


“我们设计师应该想到,不能以谋利为主,要体现出服务设计的本质,是大家分享,
公平地分享—你要的不是杯子,而是解渴;你要的不是洗衣机,而是干净的衣服;
你要的不是汽车,是解决交通的问题。
我们要的是一个和谐的社会,这就是我们说的服务设计。”

 

“分享型”的服务设计

当今社会,科学技术的发展如火如荼,有些人把科技当目的,然而,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福祉的同时也带来了潜伏的灾难。人类的未来难道就退化成只有脑袋和手指吗?科技绝不是人类生存的目的,它仅仅是被人类实现目的而需选择、被整合的手段,而商业模式本身是具有生命的设计,如果都被利润歪曲了,那就不是设计了。我们常常会在追求目的的途中,被手段俘虏了。但商业唯利是图的诱惑太让人难以抗拒了,这个世界到处醉心于“商业模式”,一切具有生命力的设计创新都被利润扭曲了,继续在引诱人类无休止地消费、占有!有些设计师成天讲商业模式,但其实设计师讲商业的话,商人根本瞧不起你,觉得你班门弄斧。所以设计师必须要有设计师的思想,这样商人才会觉得你有思考,觉得你的思想值得借鉴。

 

换句话说,我们设计师应该想到,不能以谋利为主,要体现出服务设计的本质,是大家分享,公平地分享——你要的不是杯子,而是解渴;你要的不是洗衣机,而是干净的衣服;你要的不是汽车,是解决交通的问题。我们要的是一个和谐的社会,这就是我们说的服务设计。“服务设计”诠释了“设计”最根本的宗旨,即“创造人类社会健康、合理、共享、公平的生存方式”。“人类的文明发展史”是一个不断调整经济、技术、商业、财富、分配与伦理、道德、价值观、人类社会可持续生存的过程。“服务设计”聚焦了我们设计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满足人们占有物质、资源的欲望,而是服务于人类使用物品,解决生存和发展的潜在需求。这正是人类文明从“以人为本”迈向“以生态为本”价值观的变革。所以,“分享型”的服务设计开启了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希望之门。


“‘设计’不仅是生意,还应为人类可持续生存繁衍担当!”

 

可持续发展观和生存方式的变革势在必行

现在是一个跨界综合的时代,我相信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我们的学科不会仅仅是理科、工科、艺术、文科。理科是发现并且解释真理,工科是结构和建构的技术,文科是是非与道德判断,艺术是品鉴自然,而设计整合了上述所有因素。这是我们设计的跨界的目的——创造人类更健康更合理的生存方式。

 

中国处在一个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但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的目标,也就是我们的改革开放转型。我们现在常说企业转型和经济转型,往哪儿转?不是原来做杯子、现在做汽车,原来做电脑、现在做机器人,这不叫转型,这是转产。转型是一个体系。转型的过程不光是量的问题,不光是改造型和产品问题,而是套放到社会经济大潮和未来方向当中创造新的产业,也就是每个地区搞创新和设计,我们政府帮助产品形成产业链,打造成一个分工合作的机制,而不是什么都要自己干。所谓的大数据时代,所谓的知识经济、信息经济,并不是说一个机床加上一个电脑就叫“互联网+”了。它是一个融合的过程,这种融合需要真正地理解科学和艺术,真正理解大数据,理解我们人类的未来,才能找到新的兴奋点和整合点。

 

我们现在到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要设计新产业,才能真正地创新、真正地跨界。分享型的服务经济的产生是我们设计界共同追求的目标。“设计”不仅是生意,还应为人类可持续生存繁衍担当!最后我引用一句中国传统的哲学精神—“超以象外,得其圜中”。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而当你到了泰山、喜马拉雅山,你才知道庐山是什么。当你到了外太空,你就会看到,设计是人类的未来,是可持续发展,不是为了眼前的占有,不要为了虚荣去设计,不要为了高科技而设计。我相信设计是未来人类发展中的一种智慧,而且不光是设计专业的人要学设计,所有的专业都要学设计,学设计的思考方式,人类的社会才有希望,才能可持续地发展,谢谢大家!
 

 
* ”为必填项
  • 会员密码:
    *
  • 短信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