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院校 >> 教育观点 >> 美国设计教育之我见
  • 名称: 美国设计教育之我见

文:胡欣然,美国南印第安纳大学艺术设计系副教授

自从到美国,先求学后教书,转眼已经过了十五年。如果说教育可以改变人生,我是亲身经历了这个过程。美国的设计教育让我真正理解了设计的内涵,从而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和设计方法。先从研究生学习谈起,我读研的学校叫明尼阿波利斯艺术设计学院,简称MCAD,是一所具有百年历史的私立艺术设计学院,坐落在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市区,在设计圈里有很好的口碑,所以毕业生找工作相对容易。这种独立的艺术学院在美国有四十多个,他们的组织叫独立艺术设计学院联盟。这个联盟里不乏顶尖名校,比如罗德岛设计学院、加州艺术学院,整体来讲这类学校的特点是文化课少,对专业要求高。每个在校生都压力山大,埋头在这个24小时灯火通明,有着最先进的苹果电脑,最新版的软件的"集中营"里辛勤劳作,度过无数不眠之夜。这种私立学校收费高,设备好,学生少,老师水平高,要求严格,但不是所有学生都可以按时毕业。我们学校的本科学生就有在三年级的作品评审中拿不出相当水准的作业而被劝退的。研究生要求更高,因为研究生是美国设计专业的最高学位,颁发的学位叫MFA。虽然研究生阶段是我人生最苦的一段日子,每天工作十八到二十小时,没有周末,但也是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一段人生经历。

丹尼尔平克在其被译为20种文字,并高居纽约时报和商业周刊畅销书排行榜的"全新思维"一书中说MFA就是新的MBA。我们已经从知识信息时代进入创意时代,只有具有创造力的人才能适者生存。他总结拥有创造力的人在理性的基础上要加入六种思维方式:要在满足功能的基础上激发感觉;要会讲述故事;要发明创造提升境界;要在理性的基础上加入感性和本能的因素,幽默加娱乐性,发自内心寻求意义。我看了书后觉得他的观点和我们的研究生教育非常一致,只是我们的训练更为具体有效。

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研究生时第一个作业:不限媒体,作出一个表达"没有地方像家一样"的作品。大家绞尽脑汁,有的比喻地球是家,呼吁爱护这个唯一的家;有的比喻母体是每个人的原始家园,温暖安全,有的比喻游子难返心中的那个家,世事变迁故园不在;有的比喻每人心中理想的家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这种思维训练、使得学生必须先深入理解要表现的主题,挖掘内涵,确定内容,有感而发,最后才是表现形式,找到最好的视觉解决方案是一张招贴,一本书,还是一个艺术装置?总之,对题目的理解深度和独到的解读方式决定了作品的成败,很有高手功夫在外的意思。

另外一个例子来自耶鲁大学设计系的研究生作业。耶鲁大学平面设计系的主管Sheila Levrant de Bretteville教授要求学生在城市里发现一个吸引自己的角落,把这个发现用一种设计形式再现给大家,让观众感受到他们意想不到的方面。同学们有的发现道路交汇口的独特,有的注意到停车场的个别。我认为最有意思的一个是Tomas Celizna的发现,他注意到他所租住的公寓几乎没有任何人真正生活在那里的标记,没有名字在门铃,邮箱或门上,整个建筑就像是一个无名氏(在美国通常这种租住的公寓都是有住户的名字在楼下大厅处门铃和邮箱上) 。而与此反差的是,他发现有美国公民的个人资料公开发布在互联网上,以致他可以轻松地查到那个公寓楼的当前和过去的租户,包括他们的亲属的姓名、出生日期、电话信息号码等。他以此设计了一本书来展现这种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反差与对比(见图1)。这种训练迫使学生从另一种角度审视人们司空见惯的世界,因为只有这样的思考方式才能发现问题,进而解决问题。

这两个作业都要求学生的原创性,关注自己的生活感受,找到自己发自内心的东西。自己独特的,但又是大众中一个群体共有的感受,才会引起广泛共鸣。这种思维走进商业,就像平克所说,MFA就是MBA。当设计师找的这个点进行发明创造,开发产品,创立品牌或一种商业模式,必然会满足人们的需要,带来商业上的成功。所以当年听导师们说的最多的就是要创新,要独特,要发明,要考虑未来。我想这就是美国研究生设计教育的核心,就像我们学校的口号——培养未来创造的领军人物。

如果说研究生教育对学生的创意的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不再局限于商业设计服务,而是鼓励发明创造,解决社会问题,关注人本身,创造世界的未来。本科生教育还是很具体细致,很接地气的,学的东西可以立刻运用到日常设计工作。美国设计教育没有一个统一的大纲,而是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学院派和商业化并存,传统技能和新媒体新技术并重。而且即便一所学校里,教授们也有自己的风格,一门课不同教授教,学生学到的东西也不尽相同。但是从所学的内容划分,可以分为几类:字体版式设计,平面设计,插图,出版设计,互动多媒体,动画,三维设计等。课程分必修课和选修课,一般基础课为必修课,高年级设计课有不同的侧重点,供有兴趣的同学选修。

必修的基础课重点在于基本技能的训练,一二年级的课比如Typography 1, Graphic Design 1都是基本技能训练课,着重于对视觉基本原理的理解和应用,对造型,色彩和结构等一系列视觉语言的探索和练习,帮助学生熟练掌握使用这些基本视觉传达工具,从而更有效地传播信息,表达思想。我很佩服美国老师设计的教学作业,在训练基本技能上非常有效。因为他们的学生大多数没有很好的绘画素描基础,只是一群艺术爱好者,他们要手把手从头教起。一年级学生第一学期要修素描课等基础课,二学期或第二年才可以读Typography 1或者Graphic Design 1,所以,初级设计课真是一步一步手把手地教,把一个标志设计分成七八步,用四到五周来逐步完成,这样学生掌握了方法就可以举一反三。

举个例子,作业是设计一个动物标识,这个作业的目的是训练把图像总结归纳,抽象简化的能力。老师首先介绍艺术理论家和知觉心理学家鲁道夫阿汉母在著作《艺术与视知觉》中讲述的一个格式塔原理Leveling and Sharpening平化和锐化。这个概念讲的是根据心理学研究,人们更容易记住整齐划,有规律的图案和对比强烈的图案,那么在视觉设计中,我们就要利用这个原理来简化图案,使之容易记忆。

首先让学生选择他们喜爱的动物,搜集这类动物的照片,筛选出三张最有可能简化成标识的照片。然后运用平化和锐化原则,来进行阶梯式简化图形,再递进式强化特征,最后便一张动物图片变为精简的、特征突出的标志式图形(见图2-3)。图2是先作减法,是"平化"从第一张有充分细节的图片,一步一步削减,直到再减就无法识别了,这个过程帮助学生确定哪些特征是识别这个动物的关键,以便在接下来锐化这些特征。在"锐化"过程中强化动物的特征,整个过程学生用铅笔在透明纸上完成,扫描后再在电脑中完成修定稿。

从二三年级开始,老师会教学生在"怎么做"的基础上加入"做什么"的思考,在形式训练基础上加入设计思维的训练。其目的在于避免学生成为一个只有技巧,只会创造酷形式,只会操作电脑软件的"工具"希望能够引导学生自己观察,独立地思考,有自己的见地。美国学生接触社会比中国孩子要早很多,他们从中学就开始对自己的社区有服务意识。多年前,伊利诺州大学的设计系老师带领学生做的一个项目很有意义。当年美国总统大选在数票时出了问题,导致最后选举结果很有争议,谁也没想到这么先进的一个国家,在这么重要的国家大事上,会因为统计票的小事而引发错误混乱,直接影响了部分州的选举结果。所以,设计系老师和学生一起设计了伊利诺州的投票点的室内设计、办公流程、选票设计、投票人投票程序和各种指示牌来组织引导人们有效地完成这个选举的过程。这是一个典型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设计案例,充分发挥了设计在生活中的作用,显示了设计的力量。

我在三四年设计课中的作业也是老师给出主题方向,让学生自己找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并进行设计。关于地球日,我们一直在做的主题是——非本地物种对当地生态造成的破坏。有些平时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外来物种原来是有害的,而当地人并不知道,还继续种植或饲养,致使问题日益严重。美国政府花上百亿美元来治理亚洲鲤鱼(这里是七种亚洲鱼的总称)就是一个例子;还比如大家都喜欢的大雁,冬天不再南飞,而是常年滞留在北方也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破坏机场,影响飞机升降,威胁其他物种。学生通过调查研究,发现了问题,然后搜集资料,做成招贴,广而告之。做这个课题作业,所需要的能力不仅是组织画面,排版文字等对视觉语言的把握,更需要发现问题,搜集事实材料,编辑内容的能力(见图4)。

 

 

这里的另一组作业来自著名设计师Michael Worthington的学生们,Michael Worthington执教于顶尖设计学院——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那里名师荟萃。记得当年我上学时,他作为访问设计师来我校演讲,我和同学们被他带来的图书设计作品震撼,这个作业要求学生自己编辑,设计一本特殊题材的杂志。首先要自己撰写和编辑内容,还要自己拍摄的图片进行版式设计,这些作业反应了学生熟练驾驭视觉语言,有效阐述各层次信息的能力,虽然还是学生但已经达到了职业设计师的水准(见图5-6)。

除了基本技能和设计思考方式,随着新技术发明,社会环境的变革,设计教育也需要改革。设计师今天的角色比十年前复杂很多,甚至需要集策划,编辑,摄影,版式设计,编程于一身,所以美国的设计教育也紧跟形势需要,每年的教师年会上,大家都在探讨教育面临的新问题和解决方法。近年来话题集中在:一、互动多媒体的教育;二、设计中的研究;三、设计的跨行业合作等几个方向上。

互联网的普及给设计开辟了一个崭新的领域——交互媒体设计。这个以科技带动的设计领域在近十年飞速发展。印刷设计出身的设计师在十年前还只是负责网页版面的设计,必须与计算机工程师合作。而今的互动媒体设计师不仅具备编程的能力,也赋予了这个新技术以设计的思考。比如,到底怎样才能把观众的参与、互动的过程变成一种有始有终、有美好感受并留下回忆的经历,而不仅是表面的,感官上对声音或动态的反应?作为教育者该怎样通过设计练习来训练学生的这种"设计一种体验/ 经历"的能力?又比如,为手机和一些带感应器的产品做设计,往往是要求先可以让产品运转起来,在机器功能进一步发展后,再逐步完善设计,这与以前的设计完美后交付客户的理念相悖,作为老师怎样引导学生理解这个过程, 又怎样评估学生进行中的设计?如果作品已经交付使用(并不完美),是否可以定义设计的成功?这些很具体的问题我在教学中都遇到过,解决方案只能因具体案例具体分析。多媒体设计带来那么多兴奋也必定给教育带来新的问题。

设计中的研究实在是一个历史性的问题,但从来没有有效地解决。研究对于设计在我来看就是因果关系,没有研究哪来好的设计?因为研究对设计的重要性,所以每次都会提上议程,但是设计界至今没有权威的研究方法论,所以不能给学生以统一训练;而以前的研究方法也不适应于今天信息量大的高科技时代,而且对本科生和研究生的研究训练也应有区别,这些都是教育者们要继续努力的方向。

设计跨行业的合作并不是新鲜事物,但是今天的设计问题因为规模太大太复杂,任何单一学科都难以解决。设计师的合作者可能是人类学,认知心理学,计算机科学,商业等领域中的专业人士,然而,设计教育还没能很有系统地训练毕业生,使他们具备相应的能力,以解决复杂的系统级问题和跨学科的需求。但是,对于小规模的项目,我看到学生参与的兴趣,和合作中他们能力的提升及自信心的上涨。我相信,如果老师和学生事后一起总结经验教训,必定会对下一次合作的成功有所帮助。现在这个领域还是个经验积累的过程,将来拥有足够的经验就会有一套成熟的方法。

这些问题都还没有答案,美国设计教育界还在孜孜不倦地探讨着,摸索着。这些也是中国同行们面临的问题,也许在中国的环境中已经找到了好的解决方案,所以国际间的交流就变得非常重要。很感谢包装与设计杂志提供了这个交流的平台,让大家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为大家都钟爱的设计——这一充满希望,充满魅力的行业而努力。

 
* ”为必填项
  • 会员密码:
    *
  • 短信验证码: